Category: 日常碎碎念


这题目真像小学作文

—————————-

人都说中国公开赛是个奇闻百出,奇人迭起的赛事,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还有什么莫名的东西出来。今年的赛事除了火箭点烟,希叔宿醉以外,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磨王”艾伯顿的高深磨功了。巫师,墨尔本机器抑或东方神童都阻挡不了他的威武,纷纷“体力不支”败下阵来。由于比赛节奏过慢,招致很多观众甚至球手的怨声载道。当然作为比赛选手,艾叔之前的对手顶多也是苦笑着半开玩笑地抱怨几句,但是他们粉丝的评价可能就有些过激了。赢了希叔后,希叔粉丝喊着让萝卜籽虐他,赢了萝卜籽,大家又喊让丁大虐他,当他最终赢了丁大后,我们也只剩一个人可喊了。毕竟决赛就两个人不是,所以虐艾叔的重任又交到了马褂身上。

我看斯诺克的时间并不长,对很多东西知道的不够多。说实在的,在这次比赛之前,我对艾叔没任何了解。因为前面的比赛我没怎么看,只知道他逆转了希叔。后来他和萝卜籽比赛的时候我看了一点,因为信号不稳定,总是断断续续的,所以只看了一会儿,唯一感觉确实是慢。我当时并不知道艾叔磨王的称号,还以为正在转型期的萝卜籽确实越打越慢了呢。毕竟萝卜籽从去年底开始在比赛的节奏上明显要比之前慢,每杆前思考的时间长了很多(要不床铺怎么会在大师赛后记者会上说觉得他在拖比赛呢……),所以做出这个推论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后来在贴吧上看到大家的评论才发现,真正磨的人是艾叔。但艾叔的下个对手是丁大,丁大十五岁就跟艾叔练过球,而且东方人我一直觉得相对更沉得住气,丁大也总给人很稳重的形象(我又想起他选的poker face了),再加上别人都叫他磨王克星,我一直以为这比赛也没啥悬念了。他和丁大前四场比赛没看,但时间上感觉也不慢,很快就结束了。可是半场休息过后立刻速度就下来了,看完五十分钟的第六局我就准备洗洗睡了,丁基本没啥悬念的输了囧。这下舆论更哗然了……有人甚至说艾叔胜之不武,就好像他用了多卑鄙的手段一样,让人无语。

昨天和丁大的比赛,我确实只看了两局,后来又搜集了点相关资料。但是我想也能发表点自己对于艾叔的看法了。比赛节奏确实是慢,这个没人能否认,要不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来磨王的称号。但我觉得他并不是在故意拖比赛节奏或者有任何类似的想法,就像有人喜欢快攻,他的打球风格就是这种的。也许有些时候他考虑的时间过长,但是他考虑的每一步球都是有内容的,每一杆出来都有预定的想法,有自己的内容。可能有的人觉得他的很多球没必要思考那么长时间,不过人和人思考速度都有差异不是(我不是在说艾叔思考慢囧),而且根据选手风格不同,每个人会考虑到第几步也不同,有的可能会考虑三步,有的会考虑五步。艾叔可能是属于极度谨慎型的,在每次出杆前想到各种可能和线路什么的费时间也是自然的。

当然对于观众来说,这个比赛的精彩度可能会大大降低,因为节奏慢,容易越看越沉闷。其实耐下性子认真看个一两场就可以知道艾叔的球也是很有韵味的,因为出杆前谨慎的思考所以他的球其实很精密,很耐琢磨。大家看床铺比赛的时候肯定很喜欢他那个清脆急速的空心球,爽快利落观赏性强。其实艾叔在那漫长的运杆后大部分打出的球也是另一种精彩,看着彩球缓慢但匀速地轻轻落袋总让我有种看到圆舞曲的赶脚。不过比赛毕竟不是一两局就能结束,观众还是要忍耐漫长的进程,因此也难免心中满是怨气了。观众真受不了可以走,苦的其实是对手,裁判,记者和转播。有人说以艾叔的磨功,天才也要被磨成菜鸟。其实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完全正确。艾叔的对手压力大这点无法否然,虽然对于斯诺克选手,良好耐心是基本功,但是真正能耐到艾叔地步的也是少之又少(塞尔比的磨王称号似乎就是磨输了艾伯顿的来的?)。比赛一陷入苦战,人自然容易烦躁,平时20分钟左右的比赛硬是拖到50分钟1个小时谁都不好受。再加上各种饿各种瞌睡,很容易乱了阵脚。更何况这次公开赛艾叔一连磨走三个高端选手,想必马褂一开始就带着心理阴影上场了。可是要说心理压力我觉得艾叔更大,毕竟这种打法最耗费的其实是自己的体力和自己的脑力,对手承受的主要是心理折磨。而心理折磨艾叔理论上来说应该比对手还多,除去比赛本身的压力,其实他在记者发布会上也坦言自己也希望能打快一点,但是由于是大比赛不知不觉就把速度放下来,才导致了这种长时间的比赛。由于这打法不受观众待见,还导致了几乎一边倒的舆论。大家应该心理也都清楚舆论对人的影响力多大,在大家都不耐烦地希望你快点时,艾叔其实承受了很多的压力的。偏离别人的期望并不是人的本性,他的心理也是装满了愧疚,所以在比赛后才有各种跟记者道歉,跟希叔交流(他坦言比赛完后跟希叔说自己比赛过程中真怕被希叔拿东西砸),在和萝卜籽比赛完后还说自己觉得应该赢的是萝卜籽,对方的状态是被自己硬生生拖下来的。对于斯诺克这种求稳的运动来说,有这么多心理负担对于比赛是很困难的,但他还能坚持下来我真的很佩服。而且我对于他的这种选择也没什么埋怨。作为体育赛事来说,除了比赛本身,当然要顾及观众,因为比赛是一种半表演性质的职业。但我认为认真地对待比赛打好球是第一位的,然后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增加比赛观赏性(比如床铺一直推行的那啥naughty snooker)。艾叔的年龄对于斯诺克运动来说本身已经不小了,能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精力这一点就已经让人很敬佩了。毕竟人年龄大了以后不仅体力下降,注意力持续时间变短,对肌肉力道的控制肯定也不会比年轻时精细,因此长时的思考和运杆以求周密也不失为补救的手段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合适的。看资料写道他之前为了培养自己的耐力每天坚持游泳一个小时,还控制饮食。有人可能觉得这种做法有点强迫症患者的赶脚,但这确实是他为了比好赛所做的努力。他也许没有被天才的光环围绕,但他的认真努力不应该不受到认可。中国历来更喜欢赞扬通过自己勤奋而出成绩的人,又何必对艾叔如此苛刻。还有人说艾叔超分的时候还在那里瞄啊瞄不知道为啥。其实吧有时候可能是为了单杆过百,如果没有过百这个情况的时候,超分当然会让人有放松的赶脚,但这不代表超分了就能随随便便把接下来的球应付了。如果真不想打下去完全可以不打,既然决定打又何必敷衍。

在比赛时,注意到艾叔似乎带了袖扣(还是说那衬衫扣本来就那图案?),但从这点也可以看艾叔是很细致的人,对这项运动也是满怀认真的。

当然我知道看艾叔的比赛心理准备要做好,所以开赛前直接去蓝蓝路拎了煮咖啡回家,准备打长期战。但到了晚饭点才4:1让我真的很囧。后来吃完饭发现因为时间太长而六局就提前休息了,也小小地为马褂悲哀了下。有人说马褂干脆直接别打把冠军送艾叔算了。其实这次看马褂还是比较有耐心的。我觉得马褂可能比赛前就有心理阴影了,不过艾叔也算是老将了,大家不可能赛场上从没碰过面,这种情况也不应该第一次遇见,总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虽然在比赛中马褂有些球的处理确实显急躁了些,有时候简单球失误也很影响心情,但从他整体发挥来看,也绝没有应付了事的意思。比如第四局,艾叔超分的情况下,马褂依然坚持要继续,想做个斯诺克翻盘,确实也成功罚了艾叔8分,但终究白球控制不到位还是没有赢得这一场。还有一次艾叔的击球所对方向正好在马褂的座位方向,马褂为了不影响对方击球,主动站到了记分裁判的位置,可见无论何种情况,绅士风度不能失。当然后期也看到马褂有几个含点情绪的大力球,但并没觉得是很恼火的那种(看去年上海公开决赛塞尔比和马威的童鞋不知道还记不记得马威那个饱含愤恨的大力球,结果摔袋了),再有机会上手的话仍然是细细地打,等到下半场不也打回了手感,越进攻越顺。能有赢的机会咱就别放弃,反正都是拖着,大不了比到明天。有时候观众可能觉得球手的手感都被艾叔磨没了,撇去不耐烦和精力下降(其实下降从来都是双方的)造成的影响外,其实很多球手也确实会在比赛中出现各种各样的失误,只是在节奏稍快的比赛中有各种进球防守来分赛大家的注意,而在慢节奏比赛中,一个失误由于每一杆之间的停顿而变得尤为明显,有时候并不是球手真的失误增多,而是大家的心理感觉变了而已。其实这种比赛吧,年轻点的体力占优势,但年长些的耐心占优势(年轻人爱冲动来着)。我觉得每个球手都是在认真比赛的,虽然心里有点苦,但也应该能理解艾叔。所以什么干脆拱手让人这种说法我觉得不管是对对手,自己,还是这项运动都是不尊重的。就艾叔的这股子强韧的精神劲儿来说,他都是个可敬的对手,也值得别人认真对待。听说昨天和丁大比赛到后来,艾叔一个失误现场观众竟然开始鼓掌,最后裁判都忍不住提醒大家观球礼仪。说实话这种情况在国外不是没有,去年世锦赛看过的童鞋大家心里也清楚。当时我就觉得有点心酸,也有点庆幸平时自己看比赛都不开声音。不过今天下午的比赛中听了一会儿央视的评论,也是比较中肯的,而且现场真是鸦雀无声啊(虽然只听了一会儿)。估计大家习惯了吧可能……

我坚信只要认认真真看完决赛,虽然有对艾叔的叫骂的,但肯定理解艾叔的人也会增多。毕竟Festinger的认知协调理论告诉我们……算了我不废话了。

至于电视都不转播了啥的肯定不能单把原因算艾叔身上,广州日报有篇新闻也分析了原因,放上来:http://news.gxnews.com.cn/staticpages/20120331/newgx4f766aba-4984643.shtml 不过央五据说买断了电视转播权,唉,你买断了还不播,何必呢。CNTV的网络直播那是真心不给力。

最终快凌晨一点的时候终于比赛以10:9艾叔的胜利结束。在如此“高龄”获得排名赛冠军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在这里诚心的祝贺他。(为啥我坐看比赛还腿疼?)

当然最后一定要再赞扬赞扬马褂,到后期其实马褂真的手感都上来了,没有越打越马虎,而是越来越稳健。最后硬是把比分拉回8:8乃至9:9的时候我是真心的佩服(最后一局观众似乎突然都兴奋起来了?!连那些官僚看起来也特专注)。虽然整场他也叹气苦脸不断,但他的比赛精神,心态,技术都可以说得到了很好的展现。艾叔完全不用怕马褂会不会拿东西砸他,很显然后期的马褂也进入了艾叔的状态,最后一局有一个两人都在擦杆的镜头那是神同步啊!不知道马褂有木有潜能突然最大化开发和强迫中奖的赶脚囧。不过马褂真的虽败犹荣, 他自己在赛后发布会上也说虽然有点遗憾,但自己已尽全力,如果结果是10:1和10:2的话说明他没有投入比赛,但能够战到最后一局,确实是不容易

我想在这次比赛过后两个人的支持者数量一定都会上升。感谢两位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社会里奉献给我们如此经典而精彩的比赛,让我们也体会到了现在愈发少见的传统斯诺克的精髓。

结尾让我用一句记不起来在哪里看过,忘了是谁说的,记不清原话,百度谷歌中英文也都搜不出来的话总结吧:

我能用一个字形容这个世界,也能用一个字来拯救这个世界。前一个字是快,后一个字是慢。

———————————————————————-

 

PS 看艾叔的比赛让我有点患上计数强迫症了,总是不自觉数他运杆次数囧TZ

PSS 后来看见马褂露腰的时候才发现也许他的衣服真的不太舒服,从第一局就见他不停在调整,我一直以为他是紧张……

PSSS 艾叔你开心笑一个呗,别总绷着脸啊。还有你果然一赢就开始觉得对不起对手,开始愧疚道歉嘞……这也算萌点吧

英锦杂谈

好吧,昨天看了床铺和萝卜籽的比赛的前半场,很精彩……

其实我想说的是萝卜籽输了感觉很heartbroken所以不想多言了啊!!我连胜利蛋糕神马的事都准备好了呀!!!萝卜籽的状态没有和丁大的时候好,准度似乎降了一点,防守嘛……至少是不够防好床铺的。床铺虽然确实幸运,但他的准度也是完全没话说的,实力摆在那里就没办法把他的成功都归于不稳定因素了。虽然为萝卜籽感到惋惜但他也是首次进了英锦赛的四强,也算是一大突破吧。

昨天的在线视频十分不稳定,尤其是断电了以后播1秒卡十几秒,幸好我还没三点起来看不然我非纠结死。对我来说英锦相当于结束了,床铺拿冠军没什么问题吧,即使RP都用完也不应该有什么问题吧。在放假前偶都没比赛看了吧,毕竟还是个考研党(喂你认真的吗?!)期待萝卜籽在以后的比赛中有更好的成绩吧

 

最后来说下选手的出场曲,这是今年英锦的改革之一。偶对着歌曲单把这些歌都找了一下,有些歌曲莫名地难找,比如史蒂夫戴维斯选的。不知道是歌单有误还是怎么回事。床铺选的Kevin RudolfI made it      个人还是蛮喜欢的,歌词应该也是很贴合他现在的感受的吧。萝卜籽的Heart of Courage是个配乐,很独特的选择,一开始听感觉很熟悉,后来百科了以后发现被用在了网瘾战争的结局高潮部分,这个音乐听起来很大气呢~虽然总有种壮士出征的赶脚囧当然创作团队Two steps from hell也创作了很多经典的电影配乐,有兴趣的可以听听。丁大选的poker face,我在知道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惊艳”,是为了巩固自己扑克脸的形象么?在所有选手中,DottSelt选了同样歌手的作品,两个人名字正好排在一起看着很显眼诶,第一轮还是两人交手,你们故意的么?其他喜欢的歌曲嘛还有一首Ryan Day选的林肯公园和Jay-Z合作的Numb/Encore

 

斯诺克比赛,明年见!

———————–12/9 TBC———————————

争四强的前两场我一开始先看了床铺那一桌的采访,主持人在采访马褂时说之前他和希叔比赛时虽然对方拼命想扳回局面还是被马褂赢了,那他在那场比赛里获得了多少信心。马褂淡定地说了两个词“A lot” 观众狂笑,然后主持人不死心问床铺在和火箭比赛后又增强多少信心,床铺也回答“A lot” 他们俩根本是一伙的想赶快开始比赛好不好!

后来看了丁大和萝卜籽的比赛,其实挺精彩的不是么?尤其是萝卜籽呀~我第一次见他发挥那么出色。虽然之前他两站PTC决赛冠军我也看过,但是没太多深刻的印象。昨天则是准度气场全都出来了,那长台看得让人一个心花怒放啊,和咕咚比赛时感觉完全不一样嘛……其实丁大的发挥一开始还是不错的,前半场毕竟是追平的,后来的第六局本来能赢却最后的最后被萝卜籽赶超,心理压力估计不小,再加上第八局观众席中的手机铃声坏了他的进攻,最后败给了萝卜籽。比起进攻来两人比赛中的安全球反而都很一般,效果都不是太理想。

半决赛的话萝卜籽和床铺啊,完全难以预料的说……但愿我别看到心脏停跳就好了

——————–12/8 中午 TBC————

昨晚关了电脑后又用手机刷了一会儿比分板,发现马威输了QAQ  Murphy虽然赢了,可是在5-0领先的情况下被眼镜侠连扳四局,我都替他抹一把汗

早上起床就看到新闻Selby输了……话说我看上半区的时候总觉得要爆冷结果就是没有,下半区我觉得不可能爆冷结果除了Murphy个个爆冷了!今年冬天真是相当冷啊!新闻评论纷纷说本次英锦赛局势错综复杂,斯诺克界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但是Selby你是80代的球手不是70代啊,怎么跟着他们一起出局了呢?!现在前五就剩丁大和萝卜籽了,今天晚上还正赶上两个人对决,要再下去一个所以最后只能留一个啊,抹泪……

————–12/7 更新 TBC————————–

六日的争八强比赛里,前两桌是床铺对火箭,以及丁大师对Stevens的比赛。火力十足的对决以及威尔士龙和中国龙的对决看点自然不少。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虽然我的电脑跑着直播视频,却一直没空真的去仔细看。后来发现床铺几近失掉比赛但不知怎样又死而后生(因为没有看过程),最后决胜局赢了火箭成功晋级,贴吧里童鞋们纷纷表示心脏快要受不了了。话说逆转王的称号可以给床铺了吧。虽然很多激愤的火箭粉对床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人身攻击,至于关于床铺的大力打法啊,非主流神马的偶也不便评价了,大家还是和谐看球比较好嘛……而另一桌两龙的比赛也很纠结,最后丁大师也是赢得很惊险啊。以至于媒体称其两次上演丁丁历险记囧。虽然这两个人谁赢我都觉得不错,但是在比赛中看了一眼发现Stevens和裁判大叔很是有说有笑啊,看起来很熟的样子,之后看不到两位有爱互动有点可惜啊……

萝卜籽和咕咚的比赛在凌晨,咬了咬牙决定不看(?!)后来看结果是萝卜籽赢了。新闻评论当然说的都比较精彩啦,但是看一些看了直播的童鞋的评论,似乎是个乱局大战啊,两个人状态似乎都在第一局用完,接下来都是失误大对垒啦,也就是错过也没关系啦?(自我安慰ING)话说萝卜籽这样的状态下一场对历险了两次的丁丁呀,说实话我感觉两个人状态都不太好啊囧TZ希叔被马褂打出局了,虽然不能说啥出乎意料啥的,但感觉看不到希叔有点遗憾呐。下一局马褂对床铺……难测啊

 

七日在看马威和梭罗君(谁叫他叫Walden呢)的比赛,本来我以为马威赢是妥妥的,结果上来就迅速的0-3了,马威0,我的心啊!!话说梭罗君和在PTC时气场完全不一样了啊,前几局竟然98%的进球率!梭罗君你前几日去Walden湖修炼了么?!即使马威前几局进球率也在93%左右可还是两局都50多分造逆转啊……

不过后来又找回了点状态,追成2-3,第五局还看到了马威经典的反手握杆,Come aliveMark!我还想多看几场你比赛呢囧TZ 后来马叔的状态提升了点追成3-3 话说马威这次比赛看起来耐心多了呢,不知道是一开始的失利还是最近风格更加稳重,看他在出杆前有好几杆也思索了很久很久,不过在简单球失利后也会很懊恼地挥杆,虽然也是半开玩笑来的。不过我记得上海赛和Selby的比赛里决胜局他可真是很大力地打了杆情绪球结果白球摔袋了……话说马威休息的时候也有对手指的习惯,让我想起来手机夏阿福来着,梭罗君则是有吐舌头的习惯?PTC比赛的时候其实也有看过梭罗君的比赛但并没太大印象,这次肿么不但觉得他顺眼多了甚至还觉得他很帅?!果然气场决定一切吗?

第七局也纠结了很久呢,马威差点点就翻盘了的说,总体七局下来看马威的精彩进球和失误都对半对半吧=_=墨菲那桌有一边倒的局势,但古尔德在5-0落后的情况下连追了两局了,至于结果果然我还是明早看新闻吧囧

—————-TBC————–

 

终于也等来英锦赛这个仅次于世锦赛的斯诺克大赛开赛了,虽然木有时间把每场都看下来,但好歹还是赶上了一些,比如第一天第一局里丁大师和Mark Davis的比赛。其实那真叫一个纠结啊,我一度以为要爆冷了,解说也是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各种煎熬,各种揪心,最后央5解说说丁大师好像感冒还没好来着,另一个也搭腔说嗯啊,不过应该不严重,在比赛过程中也没见他一直擦鼻子……囧不过这一场总体还是有出彩的地方的,其中两局都进入了挣黑球的地步,在一场里面也是很少的。比赛中丁大师有一次简单球没打中时,他很懊恼地趴在球台边,要HOLD住啊!您选得开场曲可是Poker face啊!那边希叔的比赛也是纠结成6-5,虽然没看直播,但是各种欢呼,掌声,唏嘘,惊叹也可看出比赛激烈之程度,其间也有一次挣黑球来着。这是挣上瘾了么。

 

接下来的萝卜籽和Ford的比赛还有DottSelt的比赛倒是没太大纠结,萝卜籽和Dott都是以6-1取胜,然后两个人会挣八强来着,话说这么早就要重演去年世锦赛决赛了么?!去年两人从七点多大战到凌晨一点多,可怜的俩娃,看Dott的小身板我就担心,萝卜籽也是苦得够呛,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千万别再比到一点多了……估计在两个人都念叨着不要一点多的情况下说不定很快会结束?萝卜籽冲八强!今年给出个好成绩吧囧TZ我好想看的说!可是安排在凌晨三点了的说!

 

第二天Selby的比赛本来也是想看看的,开始时间也早,可那苦逼的在线啊,卡得要死啊,最后还是没看,不过6-0的绝对优势获胜,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的比赛估计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完了吧……

 

第三天的比赛看了床铺和戴尔的,话说Dale翻译成戴尔啊,用戴尔电脑的我表示见到戴尔叔鸭梨山大,我真的没预料到他长得那么喜感!戴尔叔表情异常丰富啊!整场下来各种面部表情,可以做图谱了有木有,好想拿面部肌肉运动编码系统来测量一下有木有!话说有人觉得他长得像IT CROWD里最开始的那个老板么?这场比赛第一局床铺还是打得挺行云流水的,后来状态感觉异常不佳啊……我再次考虑爆冷的可能。不过最后还是找回了一些手感吧,有几个远台进得挺准的,还是清脆的空心进袋,比较符合他以前的准度,至于幸运球神马的也就不说啥了,我觉得他失误和幸运也比较平衡了。这场比赛床铺和戴尔叔似乎都摔袋上瘾啊,白球在两局里似乎就摔了三次?床铺有一杆还是红球和蓝球一起进,我记得他好像那时候没用架杆但还是用了右手?总之6-4赢了的床铺又抽到火箭,这个也被媒体称为大对决吧,两个火力十足的人啊。比赛中不知道我是不是错觉了,似乎床铺的衬衫是短还是没扎好还是比赛中动作太大,露腰了啊,孩纸!露腰卖萌是犯规的!之后马威的比赛也没力气看了,据说也很纠结?今年真是各种纠结啊……

凌晨三点多,在三个小时睡眠伴随噩梦后,我冒着吵醒全寝室的危险爬起来看Snooker Premier League Week 8. 看完后我最想大喊的一句话就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床铺和萝卜籽双双下马啊。一个得了流感,一个在路上不停打转……不过都是3:2,打到了决胜局的10 mins shot out,也算挺精彩了。

萝卜籽在比赛前接受采访时,似乎有句话没说顺(大舌头了?!),然后就干脆直接发出 ‘lueluelue’的一串长音然后吐了吐舌头。当时我寝室刚来电,我正在黑暗中和电源插头奋斗,没听清那段采访的什么,把我后悔的要死(捶地ING)。后来他在比赛时两次在球台边跳来跳去的(一次是看球,一次是拿杆),我当时的唯一感觉就是萌爆了好吗?!无论结果如何只要能看到萝卜籽卖萌我就满足了!

前两局的比赛萝卜籽确实不太在状态,解说提到他从Cambridge到Southampton花了5个小时的时间,估计这会儿胳膊还疼着(难不成他是自驾车去的?开了5个小时的车?),而且由于去的晚也没时间适应场地和练习。后来两个解说多次疑惑这个并不长的路程为何花了他5个小时,还提到他在德国大师赛的时候也是提前5分钟才到(当然那场他也输了:(),最后解说提议“He needs a road manager” 不知道有人志愿应征米……虽然前两场都是丁赢了,但是萝卜籽后来也是连赶了两局,解说直接用了 “He comes alive!” 最后一场输了虽然有点可惜,不过丁今天的表现确实也不错,很多难度很大的球都被打进去了,尤其是最后一局里面后半部有很多精彩的进球。

开始想看Power Snooker了……

下面上点截图(为了表现出原图像偶就不折腾色调亮度啥了,PS的多图层就是好用啊)

笑了*^-^*
果然怎么看都是可爱啊
专注ING
......
有人觉得他像宠物猫头鹰吗
这张很有帝王攻的气势


如果一切卖萌都是犯规萝卜籽就无赛可参加了
受到室友好评的一张

The king is dead

我想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收集癖。记得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跑到附近的建筑工地的沙堆里拔石头,或者捡碎玻璃……是的,碎玻璃,因为在大人开来比较危险,所以之后就停止了。(其实一点都不危险真的,以前的那种薄薄的窗玻璃挺漂亮的不是么)。之后又开始积存很多日常生活中的小东小西,橡皮钉子之类的……我的爱好和习惯大部分也是缓慢改变的,但有个别时候也会突然在短时间内发生极大的变化。比如在高二之前我都还是一个东西堆满桌,卧室堪比垃圾场的人,但住了校后立刻就改变了之前的习惯,现在看见桌面凌乱我就心烦,东西统统都会装起来。桌面的整洁并不代表东西都没了,大部分时候它们只是被塞进了柜子,我的囤物习惯仍没有改掉。那些车票啊,考试证啊,回执单啊之类乱七八糟的小纸片都在我囤积的范围内。之前也有在杂志上看过有个外国人发起了一项运动将无用的东西都扔掉,只带着必须品上路。在搏击俱乐部里,Jack也亲自炸掉了自己的公寓来扔掉多余的身外之物。当然我从来都不会这么大彻大悟,这么豪放。但在看了一篇Sherlock BBC的同人文后(是的,一篇同人文,而且我还把内容给忘了),偶就收拾着清掉了很多东西。那些所谓的过往的痕迹什么的现在在我看来也只是占地方的碎纸片,该扔掉的就要扔掉。

在收拾东西的过程中突然发现高中的时候同学给我写的一些东西,其中有一张蓉蓉同学在生日时给我的祝福语,最后一句是“国王万岁”……真是个久远的称呼啊,记得那时候因为总是以面包为食再加之托某冬的福,一整年里同学们都是叫我“面包王”……真的没人叫我名字的。尽管我吃面包的习惯一直延续了下去,但后来就再也没人这样叫过了。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日子还是很有趣,因为同学们都很有趣……不似现在Boring, dull, uninteresting, tedious…每个人不然庸庸碌碌不然迷惘绝望。我倒是不会做什么如果时光倒流的白日梦,但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怎么都不会丢弃的大概就是过去的朋友留给我的话语。因为在那个话语中我能看到我所希望成为的那个我,那个已经被自己遗忘的我。

除了自己感觉到的自我,大部分时间我们只是别人眼中的我。遇见一些人会改变我们,离开一些人我们则变化得更多,因为有一部分会随着一起离开。

I used to be a King.
And I lost my kingdom.

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无聊,也许我就是beat owned,所以我才参加了这个竞赛。领准考证的时候其实我就很迷茫了,一张薄薄的纸片,没有照片,没有身份证号之类严格的身份识别证明,只是简单地写着院系班级和考号。等到进了考场更是发现座位是随便坐的,根本没有固定顺序,老师甚至懒得验明你的身份,不过在和同学短暂交流过后,我们认定根本没有人扯淡到要找人替考,这种考试不想来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报了。

然后就开始悲摧的听力了。当我们都拿出收音机准备调频时,监考老师缓缓掏出了一盘磁带!磁带!磁带!磁带!多怀旧啊,多古典啊,喵的磁带就磁带吧,能用教室的多媒体大音箱放也行啊,结果,老师又缓缓拿出了一个小型录音机!我瞬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初中,Ms Li似乎正手拿英语周报站在我面前。但我的怀念被残酷的现实打破。这是合堂教室啊,朋友们!合堂啊!不是初中70人的小教室,是一坐就四五百人的合堂教室啊!大家也知道录音机的那效果,声音小了听不清楚,声音大了又滋滋啦啦的杂音很大,我坐在中间靠后的地方,听力一开始我就笑了。满篇的英音啊,全都是英音啊,没有一个音调不是英音的啊!我爱英音!但是喵的我一句也听不出来啊!那如外星电波般的滋啦声那么大到底是想让谁听清楚啊。其实这不是英文考试吧,这就是一场调查噪音对语音掩蔽作用的实验吧,对吧!对吧!刹那间我觉悟了,这场考试考的不是语法知识,不是语感,考的是大家的幽默感啊,幽默感!选择题就幽默一下吧,听力填空你让我肿么办啊肿么办,赶脚全木用啊!大致就是在讲一名足球运动员的经历,其中的一个空是填他所在的俱乐部,我只知道是两个词组成的,但完全听不见是甚,只知道第一个单词的首字母是P,然后我写下了自考试开始最想说的两个词 Bloody Hell 后来处于含蓄的考虑改成了Ploody Bell. 此听力考试一结束我立刻觉得四六专业听力都是浮云啊浮云,专四的dictation都比这简单的多呀呀呀呀。

后来的单选啊,阅读什么的还比较人性化,可是由于睡得晚起得早,我已处于睡着的边缘。然后传说中的IQ测试题就出现了。IQ你妹啊,我这会儿已经没有IQ可言了,还要看你那扭曲的测试。抬眼看表只剩20分钟左右,我还有两篇作文,于是果断开始赶作文。这时候就别想什么构思草稿了,十分钟一篇啊,亲!脑子里出一句写一句管它语法逻辑是神马,又不能吃的说。写一封回信,好的。请将你对莎士比亚的A fool thinks himself to be wise, but a wise man knows himself to be a fool这句话的感想写成文章,我真想直接大笔一挥写I’m a fool! I know I’m a fool! Does that mean I’m wise?

谁烧死了哥白尼

 

在上周的美国文学课上,我们讲到了爱默生的Self-Reliance. 其中提到了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nonconformity. 但同时他也提到了这种人常常不被世人所理解,不被世人所喜爱。这时老师就问有没有人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一女生便讲述了哥白尼日心说的故事,称其学说由于抵触当时教会所宣扬的理论而遭到迫害最后被活活烧死。下面的学生可能由于种种原因不作声就罢了,连老师也没提出异议。到底是谁从哪本伪科学的书上得出哥白尼被教会迫害而死这种知识啊!喵的哥白尼是自然死亡没人迫害他好吧!你们让布鲁诺情何以堪啊!!

当然日心说确实是哥白尼提出来的,但是在他在世时由于对于自己理论体系中的部分缺陷一直无法解决而不愿公开发表自己的学说,免得过于轻率招致公众的批评。毕竟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学说仍是托勒密的地心说。直到1543年他的《天体运行论》才印刷出版,当印好的书送到哥白尼的病床前时他已经在死亡的边缘了。所以说哥白尼不是被烧死的!他也没遭教会迫害!不能好端端的人生就这被篡改得如此凄惨吧。

真正招致迫害的是布鲁诺。虽然有的地方称其为哥白尼的忠实拥护者,但布鲁诺其实是将哥白尼的日心说进行了扩展的。他认为太阳也只是宇宙中无数恒星的一颗而不是哥白尼所持的太阳是宇宙中心的说法。布鲁诺的思想较之是更为符合现代天文理论的看法。由于被教会所不容,布鲁诺在多国流亡,应一个贵族雇佣回到威尼斯后又反被出卖被教会监禁了8年,不过他却始终坚定着自己的理论终在1600年于罗马百花广场被活活烧死。

所以说大家放过哥白尼,勿忘布鲁诺吧!

……

今日在Google Reader里查看订阅消息时,惊讶地看到史铁生先生昨日去世的消息。
我并不是他的忠实读者,除了语文课本里的《我与地坛》,一次考试阅读中的片段外,我就只读过他的《病隙随笔》。但从小学到大学课本中的所有文章里,除了罗素先生的一篇文章外,我印象最深刻的也只有《我与地坛》了。在未了解太多文章背景前,我只觉得文章的笔触和其他课本中的选文大不相同,似乎很符合我们那时年龄所常有的悲伤基调,但是却比我们的那种淡淡的忧郁要深刻的多。他的文章中似乎总是离不开死亡,这个在正规教材中避讳的主题,但他的文章却又总是充盈着希望。

“死亡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句话。在了解了作者所经历的人生巨变后,能从他的笔下写出这样的句子不得不令人敬佩。语文老师当时说她觉得这是课本里选得最好的一篇文章,因为这才是人生最真实的一面。经历了挫折后,史铁生先生一度是萎靡不振的,文章也是充满了深深的绝望,在经历了长久的精神挣扎后才走出了低谷,那种看完什么风景遇见一个什么事情就瞬间豁然开朗的境地毕竟是很少能见到的,对于众多的平凡人来说我们永远都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能愈合。在史铁生先生的文章里他从来都没有掩饰过自己曾经的绝望,自己曾经的恐惧,接受自己的过去,无论好坏,那些都是构成现在的自己的一部分。

现在史铁生先生也迎来了那个必然降临的节日。

一路走好……

由于在月底前全省高校会有一次关于宿舍是否合格的检查,我们的这个周六就在悲惨的打扫卫生打扫卫生和打扫卫生中度过了。地要扫干净拖干净就不说了,保持基本整洁还是必要的。但是为了力求整洁而定的某些规定显然太让人迷茫了。

首先屋子里是没挂毛巾的地方的,一般我们都会弄个挂钩粘在柜子门上,但是寝室里却规定不能随便挂毛巾,都要挂到阳台的晾衣服的绳子上。Oh, my菩萨只有长颈鹿才可以不借助任何东西才能用嘴够到那里,我们平时难不成洗一次手什么的都要专门去阳台上够毛巾?桌子上的东西要放好这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当检查人员看到我们放的一些护手霜啊什么的摆在外面时就说这么多瓶瓶罐罐的看着多不整齐啊,收起来吧。拜托我们又没独立卫生间没有单独的洗漱用品摆放处,放几瓶护肤霜牙刷牙膏也不行?阳台上当然不能有垃圾,可惜他们通知的太晚,检查当天说阳台要清干净,我们存起来卖废品的瓶子啊,纸箱啊都要处理掉,校园里还没收垃圾的。最后无奈得知有幢楼的楼管收,我们只得把东西都拿去便宜处理了,瓶子还好,可惜的是那些纸箱啥的因为人家没有称重量的东西就白送了。垃圾篓里不能有垃圾,抱歉,垃圾篓原来是装饰品啊。

估计这是N年来第一次进行这种检查,不管是阳台还是墙壁都布满了上届弄出的我们难以磨灭掉的痕迹,比如阳台已经黑掉的地板,我可是拿着洗洁精猛向地上倒啊!!拖把都拖白了地还是黑的。墙上的黄色双面胶痕迹,揭不掉也刮不了,想用海报盖着结果还不让贴海报!!!亲手撕下我自己贴上去的海报那感觉真是痛苦啊!!!!再见啦,小静,临渣先生,出包女王,轻音部!!!连我自己动手给寝室的人画的卡通像也全部刮掉了啊!!!!!!!!!想想我就胃疼。学校说什么要贴就贴些励志的图画,不要贴明星卡通。对不起啊,我这就买面国旗挂起来。

还有一点就是寝室里不能乱扯线。不能乱扯线就意味着即使是配电盘也要小心翼翼地把线藏在柜子与柜子的缝隙之间。更杯具的是拉网线的寝室,网线全部扯掉。有些不同寝室共用网线的也只能把横跨整个走廊长达几十米的线给弄掉,然后用一种很专业的方式把它们沿着墙笔直地再次贴好,我相信给她们些专业工具她们可以做的和联通公司一样好。我由衷地感谢我用的是无线上网。

再次坐在惨白的寝室里,只有我桌子前贴的海报还能让我觉得自己是住在宿舍而不是什么短期的合租公寓里。也许再过两天,我桌子上的画也要被迫撕掉,那时候这里就一点也不像是我住过几年的地方了。很讽刺的是我其实仔细地看过高校宿舍评分标准,这个检查主要是针对宿舍的修建是否合格的。比如采光条件,吊扇取暖设备的安装,瓷砖应该铺多少铺在哪里,宿舍周围的绿化程度,寝室楼管理人员的要求,卫生间的要求,每寝室的人数定额等等。这是考察学校的宿舍修建的,而不是在考学生打扫卫生的能力。虽然宿舍的整洁,寝室的文化氛围确实在考察的范围内,但那只占很小的一部分。面对着空空荡荡除了几本书就是少的可怜的用品,连毛巾都没有,天冷时明明盖了两床被子起来却要藏柜子里一床的屋子,这又哪里像是我们每天生活的地方呢?我宁愿相信是Sheldon从生活大爆炸里跑出来趁我们都在睡觉时把寝室收拾了一遍!

为了迎接检查学校当然也做了很多别的工作,比如根据要求,在大厅里终于摆放上了等待时用的长椅和桌子,二楼竟然还多出了一张小课桌上面摆着一台电视(因为规定里似乎要求有娱乐什么的设备啥的)。我还不知道走廊上有插头呢,我真不觉得那个电视能看放在那里纯粹是占地方你们有空搞这么虚伪的娱乐就不能让别人把网线扯出来上网吗?!

今天一共检查了两次,当然学校检查从不会按时说九点开始快十点都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下午倒是挺快的,只是他们根本就是随便挑一两个寝室看一下就走了还强迫每个寝室都留人傻傻地等在那里。对不起我不是望夫石。

何为检查,检查为何?

口牙

 
牙齿,又是牙齿。
基本上我已经是口腔诊疗室的固定客户了。
因为看牙经历过于丰富,我在大部分时间里对看牙医是没有任何恐惧的。但不知为何,大部分人对此却十分惧怕,包括偶母上大人。
于是在众人的渲染下,我也有点怕牙医了。
虽然每次去看也就那么回事,但是现在在治疗过程中不是太敢关注治疗本身而是开始扯一些其它东西帮我分神了。
 
也是因为我的牙齿以不可逆形势与日剧坏,我曾经的嫁给一个面包店老板的愿望逐日向嫁给一个牙医过渡。生病
 
 
最近城市里到处都在整改,建设文明小区。
偶赫然在我们小区的垃圾箱上看到了如题的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