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题目真像小学作文

—————————-

人都说中国公开赛是个奇闻百出,奇人迭起的赛事,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还有什么莫名的东西出来。今年的赛事除了火箭点烟,希叔宿醉以外,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磨王”艾伯顿的高深磨功了。巫师,墨尔本机器抑或东方神童都阻挡不了他的威武,纷纷“体力不支”败下阵来。由于比赛节奏过慢,招致很多观众甚至球手的怨声载道。当然作为比赛选手,艾叔之前的对手顶多也是苦笑着半开玩笑地抱怨几句,但是他们粉丝的评价可能就有些过激了。赢了希叔后,希叔粉丝喊着让萝卜籽虐他,赢了萝卜籽,大家又喊让丁大虐他,当他最终赢了丁大后,我们也只剩一个人可喊了。毕竟决赛就两个人不是,所以虐艾叔的重任又交到了马褂身上。

我看斯诺克的时间并不长,对很多东西知道的不够多。说实在的,在这次比赛之前,我对艾叔没任何了解。因为前面的比赛我没怎么看,只知道他逆转了希叔。后来他和萝卜籽比赛的时候我看了一点,因为信号不稳定,总是断断续续的,所以只看了一会儿,唯一感觉确实是慢。我当时并不知道艾叔磨王的称号,还以为正在转型期的萝卜籽确实越打越慢了呢。毕竟萝卜籽从去年底开始在比赛的节奏上明显要比之前慢,每杆前思考的时间长了很多(要不床铺怎么会在大师赛后记者会上说觉得他在拖比赛呢……),所以做出这个推论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直到后来在贴吧上看到大家的评论才发现,真正磨的人是艾叔。但艾叔的下个对手是丁大,丁大十五岁就跟艾叔练过球,而且东方人我一直觉得相对更沉得住气,丁大也总给人很稳重的形象(我又想起他选的poker face了),再加上别人都叫他磨王克星,我一直以为这比赛也没啥悬念了。他和丁大前四场比赛没看,但时间上感觉也不慢,很快就结束了。可是半场休息过后立刻速度就下来了,看完五十分钟的第六局我就准备洗洗睡了,丁基本没啥悬念的输了囧。这下舆论更哗然了……有人甚至说艾叔胜之不武,就好像他用了多卑鄙的手段一样,让人无语。

昨天和丁大的比赛,我确实只看了两局,后来又搜集了点相关资料。但是我想也能发表点自己对于艾叔的看法了。比赛节奏确实是慢,这个没人能否认,要不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来磨王的称号。但我觉得他并不是在故意拖比赛节奏或者有任何类似的想法,就像有人喜欢快攻,他的打球风格就是这种的。也许有些时候他考虑的时间过长,但是他考虑的每一步球都是有内容的,每一杆出来都有预定的想法,有自己的内容。可能有的人觉得他的很多球没必要思考那么长时间,不过人和人思考速度都有差异不是(我不是在说艾叔思考慢囧),而且根据选手风格不同,每个人会考虑到第几步也不同,有的可能会考虑三步,有的会考虑五步。艾叔可能是属于极度谨慎型的,在每次出杆前想到各种可能和线路什么的费时间也是自然的。

当然对于观众来说,这个比赛的精彩度可能会大大降低,因为节奏慢,容易越看越沉闷。其实耐下性子认真看个一两场就可以知道艾叔的球也是很有韵味的,因为出杆前谨慎的思考所以他的球其实很精密,很耐琢磨。大家看床铺比赛的时候肯定很喜欢他那个清脆急速的空心球,爽快利落观赏性强。其实艾叔在那漫长的运杆后大部分打出的球也是另一种精彩,看着彩球缓慢但匀速地轻轻落袋总让我有种看到圆舞曲的赶脚。不过比赛毕竟不是一两局就能结束,观众还是要忍耐漫长的进程,因此也难免心中满是怨气了。观众真受不了可以走,苦的其实是对手,裁判,记者和转播。有人说以艾叔的磨功,天才也要被磨成菜鸟。其实我觉得这种说法也不完全正确。艾叔的对手压力大这点无法否然,虽然对于斯诺克选手,良好耐心是基本功,但是真正能耐到艾叔地步的也是少之又少(塞尔比的磨王称号似乎就是磨输了艾伯顿的来的?)。比赛一陷入苦战,人自然容易烦躁,平时20分钟左右的比赛硬是拖到50分钟1个小时谁都不好受。再加上各种饿各种瞌睡,很容易乱了阵脚。更何况这次公开赛艾叔一连磨走三个高端选手,想必马褂一开始就带着心理阴影上场了。可是要说心理压力我觉得艾叔更大,毕竟这种打法最耗费的其实是自己的体力和自己的脑力,对手承受的主要是心理折磨。而心理折磨艾叔理论上来说应该比对手还多,除去比赛本身的压力,其实他在记者发布会上也坦言自己也希望能打快一点,但是由于是大比赛不知不觉就把速度放下来,才导致了这种长时间的比赛。由于这打法不受观众待见,还导致了几乎一边倒的舆论。大家应该心理也都清楚舆论对人的影响力多大,在大家都不耐烦地希望你快点时,艾叔其实承受了很多的压力的。偏离别人的期望并不是人的本性,他的心理也是装满了愧疚,所以在比赛后才有各种跟记者道歉,跟希叔交流(他坦言比赛完后跟希叔说自己比赛过程中真怕被希叔拿东西砸),在和萝卜籽比赛完后还说自己觉得应该赢的是萝卜籽,对方的状态是被自己硬生生拖下来的。对于斯诺克这种求稳的运动来说,有这么多心理负担对于比赛是很困难的,但他还能坚持下来我真的很佩服。而且我对于他的这种选择也没什么埋怨。作为体育赛事来说,除了比赛本身,当然要顾及观众,因为比赛是一种半表演性质的职业。但我认为认真地对待比赛打好球是第一位的,然后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增加比赛观赏性(比如床铺一直推行的那啥naughty snooker)。艾叔的年龄对于斯诺克运动来说本身已经不小了,能长时间保持这样的精力这一点就已经让人很敬佩了。毕竟人年龄大了以后不仅体力下降,注意力持续时间变短,对肌肉力道的控制肯定也不会比年轻时精细,因此长时的思考和运杆以求周密也不失为补救的手段之一,甚至可以说是最合适的。看资料写道他之前为了培养自己的耐力每天坚持游泳一个小时,还控制饮食。有人可能觉得这种做法有点强迫症患者的赶脚,但这确实是他为了比好赛所做的努力。他也许没有被天才的光环围绕,但他的认真努力不应该不受到认可。中国历来更喜欢赞扬通过自己勤奋而出成绩的人,又何必对艾叔如此苛刻。还有人说艾叔超分的时候还在那里瞄啊瞄不知道为啥。其实吧有时候可能是为了单杆过百,如果没有过百这个情况的时候,超分当然会让人有放松的赶脚,但这不代表超分了就能随随便便把接下来的球应付了。如果真不想打下去完全可以不打,既然决定打又何必敷衍。

在比赛时,注意到艾叔似乎带了袖扣(还是说那衬衫扣本来就那图案?),但从这点也可以看艾叔是很细致的人,对这项运动也是满怀认真的。

当然我知道看艾叔的比赛心理准备要做好,所以开赛前直接去蓝蓝路拎了煮咖啡回家,准备打长期战。但到了晚饭点才4:1让我真的很囧。后来吃完饭发现因为时间太长而六局就提前休息了,也小小地为马褂悲哀了下。有人说马褂干脆直接别打把冠军送艾叔算了。其实这次看马褂还是比较有耐心的。我觉得马褂可能比赛前就有心理阴影了,不过艾叔也算是老将了,大家不可能赛场上从没碰过面,这种情况也不应该第一次遇见,总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虽然在比赛中马褂有些球的处理确实显急躁了些,有时候简单球失误也很影响心情,但从他整体发挥来看,也绝没有应付了事的意思。比如第四局,艾叔超分的情况下,马褂依然坚持要继续,想做个斯诺克翻盘,确实也成功罚了艾叔8分,但终究白球控制不到位还是没有赢得这一场。还有一次艾叔的击球所对方向正好在马褂的座位方向,马褂为了不影响对方击球,主动站到了记分裁判的位置,可见无论何种情况,绅士风度不能失。当然后期也看到马褂有几个含点情绪的大力球,但并没觉得是很恼火的那种(看去年上海公开决赛塞尔比和马威的童鞋不知道还记不记得马威那个饱含愤恨的大力球,结果摔袋了),再有机会上手的话仍然是细细地打,等到下半场不也打回了手感,越进攻越顺。能有赢的机会咱就别放弃,反正都是拖着,大不了比到明天。有时候观众可能觉得球手的手感都被艾叔磨没了,撇去不耐烦和精力下降(其实下降从来都是双方的)造成的影响外,其实很多球手也确实会在比赛中出现各种各样的失误,只是在节奏稍快的比赛中有各种进球防守来分赛大家的注意,而在慢节奏比赛中,一个失误由于每一杆之间的停顿而变得尤为明显,有时候并不是球手真的失误增多,而是大家的心理感觉变了而已。其实这种比赛吧,年轻点的体力占优势,但年长些的耐心占优势(年轻人爱冲动来着)。我觉得每个球手都是在认真比赛的,虽然心里有点苦,但也应该能理解艾叔。所以什么干脆拱手让人这种说法我觉得不管是对对手,自己,还是这项运动都是不尊重的。就艾叔的这股子强韧的精神劲儿来说,他都是个可敬的对手,也值得别人认真对待。听说昨天和丁大比赛到后来,艾叔一个失误现场观众竟然开始鼓掌,最后裁判都忍不住提醒大家观球礼仪。说实话这种情况在国外不是没有,去年世锦赛看过的童鞋大家心里也清楚。当时我就觉得有点心酸,也有点庆幸平时自己看比赛都不开声音。不过今天下午的比赛中听了一会儿央视的评论,也是比较中肯的,而且现场真是鸦雀无声啊(虽然只听了一会儿)。估计大家习惯了吧可能……

我坚信只要认认真真看完决赛,虽然有对艾叔的叫骂的,但肯定理解艾叔的人也会增多。毕竟Festinger的认知协调理论告诉我们……算了我不废话了。

至于电视都不转播了啥的肯定不能单把原因算艾叔身上,广州日报有篇新闻也分析了原因,放上来:http://news.gxnews.com.cn/staticpages/20120331/newgx4f766aba-4984643.shtml 不过央五据说买断了电视转播权,唉,你买断了还不播,何必呢。CNTV的网络直播那是真心不给力。

最终快凌晨一点的时候终于比赛以10:9艾叔的胜利结束。在如此“高龄”获得排名赛冠军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在这里诚心的祝贺他。(为啥我坐看比赛还腿疼?)

当然最后一定要再赞扬赞扬马褂,到后期其实马褂真的手感都上来了,没有越打越马虎,而是越来越稳健。最后硬是把比分拉回8:8乃至9:9的时候我是真心的佩服(最后一局观众似乎突然都兴奋起来了?!连那些官僚看起来也特专注)。虽然整场他也叹气苦脸不断,但他的比赛精神,心态,技术都可以说得到了很好的展现。艾叔完全不用怕马褂会不会拿东西砸他,很显然后期的马褂也进入了艾叔的状态,最后一局有一个两人都在擦杆的镜头那是神同步啊!不知道马褂有木有潜能突然最大化开发和强迫中奖的赶脚囧。不过马褂真的虽败犹荣, 他自己在赛后发布会上也说虽然有点遗憾,但自己已尽全力,如果结果是10:1和10:2的话说明他没有投入比赛,但能够战到最后一局,确实是不容易

我想在这次比赛过后两个人的支持者数量一定都会上升。感谢两位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社会里奉献给我们如此经典而精彩的比赛,让我们也体会到了现在愈发少见的传统斯诺克的精髓。

结尾让我用一句记不起来在哪里看过,忘了是谁说的,记不清原话,百度谷歌中英文也都搜不出来的话总结吧:

我能用一个字形容这个世界,也能用一个字来拯救这个世界。前一个字是快,后一个字是慢。

———————————————————————-

 

PS 看艾叔的比赛让我有点患上计数强迫症了,总是不自觉数他运杆次数囧TZ

PSS 后来看见马褂露腰的时候才发现也许他的衣服真的不太舒服,从第一局就见他不停在调整,我一直以为他是紧张……

PSSS 艾叔你开心笑一个呗,别总绷着脸啊。还有你果然一赢就开始觉得对不起对手,开始愧疚道歉嘞……这也算萌点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