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收集癖。记得小的时候我就喜欢跑到附近的建筑工地的沙堆里拔石头,或者捡碎玻璃……是的,碎玻璃,因为在大人开来比较危险,所以之后就停止了。(其实一点都不危险真的,以前的那种薄薄的窗玻璃挺漂亮的不是么)。之后又开始积存很多日常生活中的小东小西,橡皮钉子之类的……我的爱好和习惯大部分也是缓慢改变的,但有个别时候也会突然在短时间内发生极大的变化。比如在高二之前我都还是一个东西堆满桌,卧室堪比垃圾场的人,但住了校后立刻就改变了之前的习惯,现在看见桌面凌乱我就心烦,东西统统都会装起来。桌面的整洁并不代表东西都没了,大部分时候它们只是被塞进了柜子,我的囤物习惯仍没有改掉。那些车票啊,考试证啊,回执单啊之类乱七八糟的小纸片都在我囤积的范围内。之前也有在杂志上看过有个外国人发起了一项运动将无用的东西都扔掉,只带着必须品上路。在搏击俱乐部里,Jack也亲自炸掉了自己的公寓来扔掉多余的身外之物。当然我从来都不会这么大彻大悟,这么豪放。但在看了一篇Sherlock BBC的同人文后(是的,一篇同人文,而且我还把内容给忘了),偶就收拾着清掉了很多东西。那些所谓的过往的痕迹什么的现在在我看来也只是占地方的碎纸片,该扔掉的就要扔掉。

在收拾东西的过程中突然发现高中的时候同学给我写的一些东西,其中有一张蓉蓉同学在生日时给我的祝福语,最后一句是“国王万岁”……真是个久远的称呼啊,记得那时候因为总是以面包为食再加之托某冬的福,一整年里同学们都是叫我“面包王”……真的没人叫我名字的。尽管我吃面包的习惯一直延续了下去,但后来就再也没人这样叫过了。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日子还是很有趣,因为同学们都很有趣……不似现在Boring, dull, uninteresting, tedious…每个人不然庸庸碌碌不然迷惘绝望。我倒是不会做什么如果时光倒流的白日梦,但如果有什么东西是我怎么都不会丢弃的大概就是过去的朋友留给我的话语。因为在那个话语中我能看到我所希望成为的那个我,那个已经被自己遗忘的我。

除了自己感觉到的自我,大部分时间我们只是别人眼中的我。遇见一些人会改变我们,离开一些人我们则变化得更多,因为有一部分会随着一起离开。

I used to be a King.
And I lost my kingd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