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出于无聊,也许我就是beat owned,所以我才参加了这个竞赛。领准考证的时候其实我就很迷茫了,一张薄薄的纸片,没有照片,没有身份证号之类严格的身份识别证明,只是简单地写着院系班级和考号。等到进了考场更是发现座位是随便坐的,根本没有固定顺序,老师甚至懒得验明你的身份,不过在和同学短暂交流过后,我们认定根本没有人扯淡到要找人替考,这种考试不想来的话一开始就不会报了。

然后就开始悲摧的听力了。当我们都拿出收音机准备调频时,监考老师缓缓掏出了一盘磁带!磁带!磁带!磁带!多怀旧啊,多古典啊,喵的磁带就磁带吧,能用教室的多媒体大音箱放也行啊,结果,老师又缓缓拿出了一个小型录音机!我瞬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初中,Ms Li似乎正手拿英语周报站在我面前。但我的怀念被残酷的现实打破。这是合堂教室啊,朋友们!合堂啊!不是初中70人的小教室,是一坐就四五百人的合堂教室啊!大家也知道录音机的那效果,声音小了听不清楚,声音大了又滋滋啦啦的杂音很大,我坐在中间靠后的地方,听力一开始我就笑了。满篇的英音啊,全都是英音啊,没有一个音调不是英音的啊!我爱英音!但是喵的我一句也听不出来啊!那如外星电波般的滋啦声那么大到底是想让谁听清楚啊。其实这不是英文考试吧,这就是一场调查噪音对语音掩蔽作用的实验吧,对吧!对吧!刹那间我觉悟了,这场考试考的不是语法知识,不是语感,考的是大家的幽默感啊,幽默感!选择题就幽默一下吧,听力填空你让我肿么办啊肿么办,赶脚全木用啊!大致就是在讲一名足球运动员的经历,其中的一个空是填他所在的俱乐部,我只知道是两个词组成的,但完全听不见是甚,只知道第一个单词的首字母是P,然后我写下了自考试开始最想说的两个词 Bloody Hell 后来处于含蓄的考虑改成了Ploody Bell. 此听力考试一结束我立刻觉得四六专业听力都是浮云啊浮云,专四的dictation都比这简单的多呀呀呀呀。

后来的单选啊,阅读什么的还比较人性化,可是由于睡得晚起得早,我已处于睡着的边缘。然后传说中的IQ测试题就出现了。IQ你妹啊,我这会儿已经没有IQ可言了,还要看你那扭曲的测试。抬眼看表只剩20分钟左右,我还有两篇作文,于是果断开始赶作文。这时候就别想什么构思草稿了,十分钟一篇啊,亲!脑子里出一句写一句管它语法逻辑是神马,又不能吃的说。写一封回信,好的。请将你对莎士比亚的A fool thinks himself to be wise, but a wise man knows himself to be a fool这句话的感想写成文章,我真想直接大笔一挥写I’m a fool! I know I’m a fool! Does that mean I’m wis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