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篇长到死的未授权翻译,为毛我觉得自己十分欠扁……由于年代久远仍然连原网址都丢掉,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
还有那坑爹的标题翻译……
其实原标题是 Will you remember me   NC17来的
“我们今天能去棒球场吗?”Donnie坐在餐桌旁旋转着指间的叉子,大睁着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向Charlie
“当然可以,等我们吃完早餐收拾好了就去。”Charlie一边回答一边小心地把煎饼,糖浆和黄油摆放在桌子上。
“太好啦!”
Donnie仔细地给Charlie放在他盘里的煎饼涂上满满的一层黄油,当他专注地涂抹着煎饼边缘时舌尖不禁微微地从齿缝中伸出,随后他又往黄油上倒了一大堆糖浆。看见这一幕的Charlie觉得连自己的牙齿都开始疼了起来,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给Donnie倒了一杯牛奶用来中和过量的糖分。
Donnie涨着塞得满满的嘴问道:“之后能去公园吗,我还想玩传接球。”(注1
“明天再去。”
CharlieAlan保证他每天下午会至少在车库里花上3个小时来研究他的Cognitive Emergence(注2)理论才被允许休了一学期的假来照顾Donnie。Alan空闲的时候会在下午陪着Donnie,但他必须工作时,就会找Margarita  Collins女士来照顾Donnie。Margarita是位退休的图书管理员, Charlie和Alan对来应聘这份工作的她进行面试时,Donnie立刻就喜欢上了她。
她从不以大人的口气对Donnie说话,也不会以傲慢的态度对待他,正是这些让Collins女士获得了这份工作。她每周会过来两三天,每次来时都会带上一本棒球杂志或者电影好让Donnie不会因为Charlie要工作而闷闷不乐。现在Donnie总是很期待Collins女士的来访,他常常会在午饭后窝在沙发里,眼睛紧紧盯着窗外,直到看到Collins女士沿着小路走来才停下他那因期待而不停晃动着的身体。
Donnie会一边大叫着“Charlie, Charlie,她来了!”一边激动地颤抖着直到Charlie允许他到屋子外面迎接Collins女士。
看着Donnie奔向前门猛地一下把它拽开,一边大喊着“Collins女士,Collins女士!”一边像从大炮里射出般冲出屋子,Charlie的眼角便会不时地泛出泪花。尽管他总能在Donnie牵着Collins女士回到门廊前收回眼眶中的泪水,但他发现这些天来自己越来越无法集中于数学研究上了。他常常静静地坐在车库里,因为自己的数学无法治好Donnie,无法带回Don这个事实而自责。可紧接着他又会为希望Donnie消失的想法而感到愧疚。
当Charlie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发现Donnie已经吃完了煎饼,留下了一堆糖浆在盘中。“要再来一个吗?”
Donnie点点头,Charlie往他的盘子里又放了一个煎饼。
“你不吃吗?”
“我不饿。”Charlie回答道。
Donnie睁大了眼睛严肃地看向Charlie,鹦鹉学舌般地说道:“早餐是一天当中最重要的一餐。”
Charlie咧开嘴笑了。“别自作聪明啦!”
Donnie也笑了起来。“如果你带我去公园玩,我就不把你刚才说脏话的事告诉爸爸。”(注3
Charlie伸出手扯了一下Donnie的耳朵。“得了吧,明天再去”
Donnie失望地叹了口气:“爸爸去哪里了?”
Charlie叉起一小块Donnie的煎饼,由于浸满糖浆而过甜的味道让他皱起了眉头,“奥克兰。”
Donnie皱起了鼻子。“那他什么时候回家呢?”
“今晚,也许还能赶上吃晚餐。”
Donnie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们可以吃比萨吗?”
“我们昨天刚吃过比萨!”
“那又怎样?”
*~*~*
Charlie被自己放在房间中央的一双鞋子绊到,差点将它们都踢翻,Don赶忙过去将鞋子扶正,尽管Charlie并没有出手帮忙,只是在一旁大笑个不停。
“你喝多了。”
“我没有!”Charlie承认自己确实有些许的醉意,他的否认只是出于习惯而不是非要在这件事情上和Don争论出个对错。
Charlie的腿撞上床脚,他向后仰倒在弹簧垫上。顺势将Don一把拉下压在自己的身上。
“你确实喝醉了。”
Charlie翻转身体将他们的位置交换,在被死死地钉在他身下的Don身上不住地蹭着。“我没有。”在Don开口之前Charlie吻了上去。
Don发出细碎的呻吟声,双手攀上了Charlie的臀部。Charlie压低了身体,把他的下体推向Don,他能感觉到Don的坚硬也顶向了自己的腹部。Don将Charlie的衬衫从腰带中抽出,一只手伸进去不断地向上摸索着直到他勾上Charlie的脖颈。
Don的另一手还停留在Charlie的臀部,不停地用手指隔着衣服的布料摩挲着,揉搓挤压着他的两个臀瓣。
Charlie难耐地扭动着身体,试图让他的前后都能得到更多的摩擦。分开彼此纠缠的唇,Charlie喘息着说道:“拜托了,Don,抱我。”
Don粗暴把Charlie的T恤扯了下来,一只手也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如果不是因为此刻Charlie那同样近乎绝望的渴望,他一定会嘲笑Don的急切。他一边帮Don脱下牛仔裤,一边将自己的鞋子和裤子都褪至地上,接着手又一刻不停地开始解Don衬衫上的扣子。
当他们最终坦诚相见时,Don欺身将Charlie压在身下。他们的唇再次吻到一起,Charlie一条腿环上Don的腰,双手在Don的背部游移着,即使掌心早已覆上了薄汗,Don裸露在外的光滑皮肤依然让Charlie觉得异常温暖。
无论是Don的吻还是他的炙热顶在身上的感觉都让Charlie感到呼吸困难。在他还未来得及再次开口前,Don便翻过他的身体,让他趴在床上。Don顺着Charlie的背部一路向下吻去,最后停在了他的臀部。
“你想要吗?”
Charlie发出愉悦的呻吟声,迫不及待地抬高了自己的臀部。
“告诉我,Charlie,说你想要。”
Charlie能感觉到从Don的唇间呼出的气息如羽毛般轻抚过自己敏感的皮肤。“Don……我想要……拜托!”
Don分开Charlie的臀瓣,舌尖一遍又一遍细细地舔抵着穴口。Charlie发出满足的叹息声音,焦急地晃动着臀部。Don轻笑时吐出的热气让Charlie感到有些痒,但Don的舌尖每次都能准确无误地推向Charlie所想要的地方。
Charlie的喘息变得粗重起来,口中只能发出模糊的单音节,他将身体向后推,希望Don的舌头能够更深入自己的体内。Don一边继续着舔吻,一边把一根手指按上了穴口,随即伸进去缓缓地扩张着甬道。当他的指尖按压上了一点时,Charlie忽然发出一声呜咽。
Don用近乎折磨的速度缓慢地分开Charlie的臀,小心将他的身体抬起来,将自己的炙热埋入他的体内,Charlie感到时间似乎停止了一般。Don进入他的体内所带来的充实,Don的手指在他身上留下的难以消失的瘀痕,那些让Charlie忍不住想要更多的短暂抽插都引得他发出阵阵呻吟。
Charlie挣扎着试图在自己甜腻的呻吟间发出一些简短却并不连贯的单词,告诉Don他需要更多。Don按照他所希望的那样深深地进入了Charlie体内,起初只是缓慢地移动着,随即速度渐渐变快,每一次都能顶到Charlie体内最敏感的那一点。
Don压低身体,趴在Charlie的背上,他的手顺着Charlie身体的一侧抚摸着,从肩膀到手臂,再到双手,最终他们的十指纠缠在了一起。
“Don,”每当身体被进入时Charlie便忍不住呼唤着他的名字。Charlie的腿无法抑制地颤动着,电流般的感觉在脊柱中升起,除了身体的感受外他再无法思考任何事情。Charlie伸手去抚摸自己的下体,Don的手指仍然和他的缠在一起。当Don再一次重重地在Charlie体内撞击时,他们一起达到了高潮。“啊…… Donnie。”Charlie呻吟着发泄在了两人交缠的指间。
在他身后的Don僵直了身体也喊出他的名字。“Charlie,Charlie……”
“Charlie!Charlie!快起床!”
Don的声音把Charlie从睡梦中拉出来。“呃?发生什么事了?”
“快起来!爸爸已经在做早餐了。你忘了我们今天要去公园吗?”
是Donnie,而不是Don。“啊,当然记得,我马上就起来。”听到Donnie的脚步声穿过走廊最终消失在楼下,Charlie再次陷入床中。他伸手抹过腹部上开始变干的精液,当回忆起梦中的最后一幕时,他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梦中的景象渐渐消退,Charlie强迫自己起身去冲了个澡。
~*~*~
Charlie将一只绿色的彩笔递给Don,眼睛却望向拍打在窗户上的雨点。Donnie正在给家里唯一一本能找到的画册上涂色,他刚刚涂完爱心熊(注4)的毛发。Donnie扬起眉毛,又拿了一叠白纸,开始仔细地在上面画他和Charlie在门前的小路上打篮球的情景,那是在暴雨迫使他们不得不回到屋里之前刚进行过的活动。
“Larry今晚会来和我们一起吃饭。”Charlie提醒道。
Donnie正抿着唇专注地在给路旁的草地涂色。在那幅画中,尽管Charlie的手臂下夹着一个篮球,但他和Donnie都穿着奇怪的大号棒球球服。“Megan来吗?”
“如果她不需要工作的话也许会来,你愿意让她来吗?”
在Donnie‘第一次’见Megan时,Charlie一度很担心。他害怕Donnie会因Megan而想起一些不好的回忆。但Donnie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她。
“嗯,我很喜欢Megan,她很漂亮,而且她从不会把我当成笨蛋。”Donnie拿起另一支彩笔。
Charlie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凝滞了一般。“有谁把你当作笨蛋对待吗,Donnie?”
Donnie沉默着在纸上大力地涂着颜色,看起来他很后悔提到了这件事。
“是不是有谁说了什么?”
Donnie摇了摇头。“没有,但我就是知道。有时候别人会用嘲笑的眼神看着我,因为我比其他的孩子都要高大的多。”
“……”Charlie一时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明白不管他多么努力,也不可能保证Donnie不受任何伤害。他能做的只有保证Donnie能够自主地解决他所面临的难题。
“Donnie,你知道自己并不笨,对吗?”
“嗯,我知道。”
Charlie盯着Donnie那只正在给天空上色的手,问道“呃……你觉得Megan很漂亮?”
Donnie抬头看向Charlie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眼角皱起的细小纹路是那么像Don微笑时的样子,Charlie心里不禁又是一阵抽痛。
“她带着枪,”Donnie说道,就好像个答案能说明一切似的。他把画笔从纸上移开。“而且她能讲很多有趣的故事。我长大了也能像Megan那样随身佩着一把枪吗?”
Charlie使劲咽了一下口水。“我觉得可能性很大。”
~*~*~
听到前门锁转动的声音,Charlie抬起头。Alan走了进来,看到Charlie坐在沙发上,而Donnie则头枕着Charlie的腿躺在那里,他似乎很吃惊。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去动物园了呢,发生什么事了?”Alan把夹克挂好,走进他们所在的客厅。
“我们在看考拉的时候,Donnie突然说他不舒服。”尽管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般,Charlie仍试图让他的声音保持平稳。每次Donnie用满溢痛苦的眼神望着他时,他都能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与恐惧。
Alan的目光落到Charlie放在Donnie额头的手上,他的拇指无意识地描摹着Donnie耳旁被子弹划过留下的伤痕,这道疤痕在Donnie的短发下依然清晰可见。Charlie的其他手指护住Donnie头的后部,在被子弹击中后,Don在倒向人行道时后脑遭到了撞击,造成了很多伤口。
“头疼又犯了吗?”
Charlie点点头。
“Charlie, 他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他会好起来的。”
“嗯,我知道。”Charlie曾经是怀抱着很大希望的。Donnie刚开始头疼的时候,他们曾带他去看过医生,在经过了一项又一项的检查后得出的结论都是由于出血和肿瘤引起的。有些医生甚至猜测这是Donnie恢复记忆的前兆。
Charlie并不想燃起过多的希望,与其自己的希望被现实粉碎,他宁愿相信Don永远也不会恢复记忆。
*~*~*
Charlie已经在车库里工作了好几个小时,他感到自己的肩膀开始痛起来。他突然对自己的研究课题有了新的灵感,为此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尽管从他开始照顾Donnie以来他就不喜欢这样做。Alan安慰他偶尔一两个晚上不一起吃饭也没没什么关系,再说还有他来照顾Donnie。
Charlie在厨房的桌子上看到一盘替他留下来的食物。当他掀开箔纸(注5)想看看还剩下什么时,一阵食物的香气飘出,Charlie的肚子叫了起来。他把食物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并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当听到Alan和Donnie的喊叫声后,他拿起牛奶走向客厅。
Charlie发现那两人正在客厅里一边玩游戏一边说着贬低对手的话。Charlie走向离他最近的一张椅子坐下,把玻璃杯放在旁边的桌子上,他不禁因为Donnie对于‘脏话’的概念笑了笑。
Alan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一边问道,“工作进展的顺利吗?”
Charlie咽下一口食物,回答道“啊,我想我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那太好了,哦,该死!”Alan在自己控制的车子被撞翻时发出一声咒骂。
“你又说脏话了,”Donnie转而回头看向Charlie,高兴地叫道,“我又赢了!”
“没人喜欢自吹自擂的赢家!”Alan微笑着说。“再来一局?”
“要不然,我们先核对一下分数吧。”Charlie建议道。
“哦,我们还是看比赛吧!”Donnie轻声地说道,就好像看比赛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一般。他向后滑动着靠上Charlie的腿。“我今天帮忙煮了豆子。”
“哦,我尝出来了,它们比平时要美味些。”
“嘿!”
Charlie和Donnie交换了一个阴谋得逞般的笑容。
*~*~*
Charlie用肩膀撞开厨房的门,将牛奶和果汁放在已经摆好餐具的桌子上,他听到Donnie匆忙的脚步声正朝楼下走来。
“先坐下吧,我马上就把麦片弄好。”
Donnie十分喜欢吃配有香蕉片的Cheerios麦片(注6),除此之外也只有Cap’n Crunch(注7)能讨得Donnie的欢心。
“Charlie,见鬼的发生什么事了!我是说,我为什么在这儿?这睡衣又是怎么回事?”
幸好Charlie已经把盒装的牛奶都放在了桌子上,因此只有塑料瓶装的橘子汁从他的手中掉落重重地坠向地面。
“Donnie?”
“我昨晚是喝醉了还是怎么回事?”他嫌弃地看着身上那件运动主题的法兰绒睡衣。“而且究竟是谁把这套睡衣穿在我身上的……哦!天啊,Charlie!”当Charlie拥抱住他时,Don发出了一声惊呼。
Don回来了!Charlie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如果不紧紧地拥抱着Don,Charlie恐怕自己根本就站不稳。他听见Alan从餐厅走来,拉开了厨房的门。
“发生什么事了?Charlie?我好像听见有东西掉了。”
Charlie听见了Alan的疑问,但他此刻只顾得上感激Don的回归而没有答话。更何况他现在根本无法说出完整的话语来。
“啊,说真的,孩子们,你们现在的样子真的把我吓坏了。”
“我也吓坏了,”Don说道。“你看见这睡衣的蠢样子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Charlie放开了Don。他向后退了几步抹抹眼睛,这时他才发现Don并没有回抱他。但他并不对此感到介意,因为Don已经回来了,如果他没有昨晚穿上这套睡衣时的记忆,那他很可能也不记得过去几个月里所发生的事情,这也难怪Don现在会感到困惑。
“Don回来了。”Charlie告诉自己的父亲。
“哦,我看出来了。”Alan轻轻地将Charlie推向一边。“好吧,现在轮到我们来拥抱一下了。”
Don并没有拒绝,他甚至抬起一只手拍了拍他父亲的肩膀,但他的神情依然充满戒备。“好啦,你们两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Alan指了指餐桌旁的椅子,示意大家都过去坐下来。Charlie在坐下前无意识地捡起了地上的橙汁。谢天谢地Alan主动挑起话题,告诉Don他的头部被子弹擦过,导致他摔倒撞在了人行道上—说起来,你当时为什么没带头盔!—然后就导致了他的脑肿胀(注8)。
Don指向他头部的伤疤。“但是并没有引起大脑损伤吧?”
Alan安慰道,“除了你暂时性的失忆外没有其他问题。”
Don明了地点点头。“我失忆有多长时间了?”
Charlie能够十分准确地回忆起他得知Don受伤的那天。那时Megan脸色苍白,红着双眼,脸上一副严肃的神情,她把头探进正在上课的教室中把Charlie叫了出来。
Charlie忽然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涌起来。“是关于Don吗?”
Megan默然点头,Charlie觉得自己肺部的空气像被抽尽了一般,眼前一片茫然。Charlie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向Megan的车子,跟她一起前往医院了。他甚至没向自己的学生做任何解释就离开了课堂,他的脑海中满是Don,不管是他的电脑还是他的教案,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不过Megan随后告诉他已经让学生们自行下课了,而且Larry也帮忙收起了他拉下的东西。
当Megan带着他走进医院时,Charlie手中还捏着一截粉笔。他的父亲已经在那David和Colby的陪同下等在那里。
“Don怎么样了?”
“他会好起来的,”Alan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在说服自己而不是Charlie,“他的头部受了伤,不过你哥哥的头一直都硬得像石头。”
Charlie任由Alan拉过他给他一个拥抱。他一手拍了拍父亲的背,将头枕在对方的肩膀上。但是他并没有哭,他知道自己不能。他仍紧紧地捏着那根粉笔直到使其断裂。
对于Don的疑问,Charlie回答道:“两个月,三星期零五天18个小时。”
2106个小时,124360分钟,7581600秒。
Don用手抹了抹脸,将他额前的碎发向后拂去。“工作那边呢?”
他们知道Don会首先问起工作。当Don刚失去记忆时,Charlie就立刻向Megan发出这个疑问。Charlie沉默着等Alan来回答。
“你必须得到医生的许可才能重新工作。你需要通过一系列的资格审核,去跟Trauma恢复中心的人联系吧,他们可能会让你做些什么测试好确定你记忆的完整性。”
“天啊……”
“我知道你一时之间还无法全都接受,先去冲个澡吧,等你穿戴整齐了也许心情会好些。”
“好吧,我一定要换掉这睡衣。”Don 说道。
“幸好你昨天没有穿那套连体睡衣睡觉。”(注9)
“连体睡衣?”
“嗯,Charlie买给你的。”
Don难以置信地盯着Charlie。“你给我买了连体睡衣?”
“是你自己想要的!”
如果不是Donnie挑出了一套,Charlie甚至不知道还有成人尺码的连体睡衣。
*~*~*
Charlie发现Don在上楼洗澡前又皱起了头,他从前一段时间的经验得知Don的头又疼了。之前Donnie变得古怪但又不愿意说起是什么困扰他时,Charlie便意识到了他在头疼,现在这个认知又派上了用场。当Charlie听见淋浴声停止时,便拿了一瓶阿司匹林和一杯水上楼。
Charlie站在Don的卧室门外,他盯着Don看了一会儿才发出声音示意自己的存在。Don只在腰间围了一条围巾,水珠顺着他的后背滑下,Charlie不禁用饥渴的眼神看着那成片裸露着的皮肤。
Don走向他的衣柜,厌恶地把里面的衣物都扔在床上。Charlie看着四散的蓝色牛仔裤和鲜亮的T-shirt突然明白了问题在哪里。
“最下面的抽屉里有一条黑色的裤子。”
Don回过头看了Charlie一眼,拉开下层的抽屉,拉出了Donnie不愿意穿的黑色牛仔裤和T恤。
“那些衣服是怎么回事?”他指着床上那一摞衣服问道,“我可不穿那种东西。”
“也许你在六岁的时候更喜欢鲜艳一些的颜色。”在Don开口前,Charlie又说道。“我给你拿了些阿司匹林。”他递出手中的药瓶和水杯。
“你拿这些来干什么?”
“你刚刚不是头疼吗。”
“你已经没必要照顾我了,Charlie。”
Charlie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打了一拳,而他的这种心情立刻显露在了脸上。
“听着,Charlie,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你现在可以回到你自己的生活中了。”
“我自己的生活?”Don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穿自己的衣服。“Don,你知道我多想你吗?”
Don坐在床上抬起头看向Charlie,手中还拿着一只没来及穿上的运动鞋。“哦,Charlie,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发生的这一切都让你和老爸感到很难过,但是我所能记得的一切就是我昨天刚见过你。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意外,也不记得自己失忆了近乎三个月!”
Don穿上那只鞋,从Charlie身边走过,留下他一人拿着药瓶和水杯站在那里。Charlie感觉到自己先前的梦正在化为灰烬,他不知道Don是否还有没回忆起的东西。
*~*~*
听到敲门声的Charlie抬起头,发现Megan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尽管休假还没有结束,学校的期末考试也早已过去,Charlie还是返回了学校办公。他尝试过在车库里面工作,但没有Donnie的房子显得过于空荡。
“嘿,Charlie。”
“嗨,Megan。”他推开笔记本电脑招呼Megan进来。“来找Larry?”
“不,实际上,我是来找你的。”她拿出一个文件夹。“希望你能帮个忙。”
Charlie不禁屏住了呼吸。尽管Don已经重新开始工作了好几个星期,这却是Don受伤后他们第一次找自己帮忙。
“Don让你来的吗?”
Megan抿紧了嘴唇。“不是的,抱歉,Charlie。”
Charlie点点头。Don的记忆几乎全都恢复了,然而只是几乎。他记得来到洛杉矶后破过的每一个案子,但他却不记得曾经在任何一个案子上寻求过Charlie的帮助,更不记得他们之间关系的变化,从形同陌路到朋友再到恋人。
Charlie不知道如何解释Don的选择性记忆—他之前明明回到了六岁时的记忆却知道他们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他记得Charlie是自己的弟弟,却从不考虑为什么都是Charlie在照顾他;他能记得自己的每一个案子,却不记得Charlie已经整整帮了他三年。
最让Charlie感到受伤的是,在Don现在的记忆中他们一直都很疏远。他们很少交谈,而他们的关系也一直停留在他们的母亲去世时,没有任何的改善。Don不记得和Charlie已经变得那么得亲密。只要Don不记得,他们就又要变为陌生人。
Charlie甩开纷乱的思绪,伸出手接过Megan递来的文件,“你们现在都掌握了什么信息?”
Megan开始讲解起来,Charlie迫使自己专注于新案子的情况当中,企图从数字里找到一丝安慰。
*~*~*
Charlie气喘吁吁地冲进家门。晚餐时间已经过了一些,Charlie希望他们会等着自己回来一起吃。Alan很少能说服Don回家坐坐,所以每次Don回来,Charlie都尽可能地保证自己也有时间。
客厅里并没有Don在的迹象,Charlie猜测他也许和他们的父亲一起在厨房里。Charlie开口喊Alan时,发现餐桌前只放了两把椅子。Alan推开餐厅的门,手中端着砂锅炖肉。
“Don不来了吗?”
“他打电话过来说他有事没办法过来。”Alan答道。
“有新的案子?”Charlie的情绪又高涨起来,说不定Don会找他帮忙。
Alan微笑道:“不,是和Liz出去吃晚餐。”
Charlie感到耳中一阵轰鸣声,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Alan意有所指。Don以前曾经和Liz有过一段恋情,但是就在Charlie说服Don承认并回应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之前他们就分手了。可现在的Don已经把他们之间的感情埋藏得如此之深,Charlie害怕他再也无法想起来了。
Charlie感到全身麻木,头脑一阵眩晕,他离开餐桌向楼上走去。
“嘿!你要去哪?”
“上楼。”
“晚餐已经做好了!”
“我不饿。”
“那这么多饭菜让我怎么办?唉,看来今天要留下很多剩菜了。”Charlie听到Alan自言自语道。
回到房间里,Charlie把自己的背包扔在床上。他就像忘记了如何走路般不情愿地拖动着脚步来到衣柜前,打开最底层的抽屉。Charlie在一堆他不怎么穿的厚毛衣下翻找着,直到拿出了Don之前穿的那件法兰绒睡衣。他踉跄地后退几步,重重地坐在床上,手指摩挲着那柔软的布料。
他把Donnie的所有衣服都打包放了起来, Don并不准备继续穿它们—Charlie不确定是因为他不喜欢鲜亮的颜色,还是因为他不想留下有关那段失忆时光的物品—但Charlie不舍得扔掉。整箱的衣物,玩具和照片都被Charlie放在衣柜的底层,但他没能把那些睡衣也放进纸箱,因为Donnie曾经带着那么兴奋的神情挑出了这件睡衣,所以Charlie就把它放进了自己放衣服的抽屉里。
这不是Charlie第一次把睡衣拿出来,但这是第一次他迫使自己相信Don也许再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了。Charlie不止一次地会怀念起Donnie来,因为Donnie是那么地依赖他,需要他。而Don,即使在他们还是恋人时,也没有如此。
*~*~*
Charlie在车库里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Cognitive Emergence 理论上,但他的思绪却止不住地飘向Don。他总是在想着Don,他此时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是否安然无恙。
自从上次Megan在案子上咨询了Charlie后,Don终于妥协开始找Charlie帮忙,但他们很少在工作之外的时间见面。虽然Charlie没再听到过有关Don和Liz的任何流言,但Don也只会在Alan抱怨快要忘记自己儿子的模样的时候才会回家来一趟。
Don会按约定的时间到家里坐坐,但他显然并不习惯呆在Charlie身边。为了尽量避免这种尴尬的局面,Charlie常常一吃完饭就回到车库里去,就像今天一样。Don就在这里,在他的家里,可是他们的距离却还如此遥远,这个事实让他想要自尽,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在阿尔布开克的日子。(注10)
水泥路面上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Charlie吓了一跳,一颗心几乎跳入了嗓子中。当发现是Don时他极力地控制住自己好让呼吸平稳。
Don站在将车库分割开的木框前,直直地盯着它,仿佛这些木头上包含了所有人生难题的答案。
为了平稳自己紧张的神经,Charlie只得不停地摆弄手中的粉笔。几分钟过去了,Don仍然一言不发,Charlie只得用细微的声音呼唤出他的名字。
Don并没有看他,但最终还是开口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Charlie皱起眉。“告诉你什么?”
Don伸出手用拇指描摹着黑板上那行潦草的2X4的笔迹答道,“我们的事。”
Charlie感到喉咙像堵住一般,他觉得Don不可能在问自己所想的那件事。“你是说,呃,我帮你解决案子的事吗?”
Don向他投去一个极其熟悉的眼神。“不是。是我们之间的事,只有你和我。”
Don确实是在问Charlie那件事情。
“难道你以此为耻吗?”
“天啊,不!”Charlie突然喊了出来。“你在开玩笑吗?事实上我才是那个求你……” 他猛地停下来,忽然觉得很窘迫。
Don看起来既有点得意但也有一丝不好意思,Charlie勉强才辨认出爬上Don脖颈的潮红。“我知道。”
Charlie因这句话而僵住了,整个对话对他来说都如晴天霹雳一般。“你记起来了吗?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概两周左右。”Don坦承道。
Charlie真的大吃一惊。就在他抚慰着自己受伤的心灵的这段时间,Don全都记起来了,关于他们的一切。“两周……?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说呢?”
“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Don反驳道。
“我?!我为什么不说?!”过去几个月来Charlie所经受的恐惧,愤怒和伤痛一下子翻涌而出。“你觉得我应该什么时候说出来,Don!在你认为自己只有六岁的时候吗?”
“我不知道,Charlie,也许是在我恢复记忆的时候。”
“哦,没错。在你认为我们根本就不怎么说话,连我的一个拥抱都忍受不了时候?我能想象如果告诉你我们是恋人时你会是什么反应,毕竟你甚至都不愿相信我一直在帮你解决案子!”
Don没有再说什么,Charlie知道那是他承认自己错误的方式,即使他没有亲口说出来。
“你……你真的记起来了吗?”
Don的手指依然在黑板上摩挲着,直直地看向Charlie浓密睫毛下的双眼,他点点头。这次轮到Charlie脸红了,他记起他们曾多次要依靠着这块木板来支撑身体。
“全部?”Charlie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他曾一度以为Don会到了从前,但当他发现Don只记得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所有事情时,他的希望便被摔得粉碎。
“嗯,我是说,我觉得是这样。我想起来你很喜欢Gacia的巧克力点心。”
Gacia是他们最喜欢的一家餐馆,他们都很热衷于遍身涂满奶油和美味的巧克力进行前戏,次数多到连Charlie都已经记不清。
“那天晚上我们就是用那些巧克力做的。”
Charlie感到皮肤开始发烫。他记起了那天他们是如何舔食下对方身上的巧克力,直到吃得一干二净才停下了缠绵—最后的一点巧克力慕斯是Charlie用手指从塑料容器盒中弄出的,他将其涂抹在Don的双唇上,并细细地把它吻掉—他们两个用最好的方式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这一晚恰好发生在夺取Don记忆的那场事故的两周之前。
一滴泪滑落Charlie的眼眶,划过他的脸颊。他匆匆把泪抹掉,但还是被Don看见了。
“Charlie。”
“抱歉,我只是……你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我以为……我以为你也许是不愿意记起来。”
“哦,Charlie.”
Charlie并没有动,他也不记得看到Don走来,但是突然之间Don就来到了他的面前,将他拥入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Charlie。对不起,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记起来。”
Charlie将脸埋在Don的颈间,双手环上他的背,用尽全力地抱紧。一个多月来,这是他第一次能够碰触到Don,第一次能用整个身体紧紧围绕着Don,他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醒来然后发现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境。
“哦,原来你们在这里!”
Charlie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他们两个迅速地分开了。
“天啊,老爸,你差点把我们吓出心脏病来!”
“抱歉。我只是奇怪你们都到哪儿了。那么我能把你们刚才的表现当作你们终于停止回避对方而开始像真正的兄弟一般了吗?”
Don对着Charlie露出了微笑,那个笑容诉说着他们之间分享的珍贵秘密。“哦,差不多就是那样,老爸。”
“终于和好了!”Alan摊了摊手,准备转身离去。“哦,你难不成以为Charlie帮你换过尿布而不是仅仅放任你穿着连体睡衣在房子里乱晃还让你摆pose照相?”
Don睁大了眼睛。“Charlie。”
“怎么了,Don?”
“你从没说过还有照片!”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并没有问过我这件事。”Charlie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屑,但最终却变了调。即使Don发觉了这一点,却也没说什么。
“那些照片在哪里?”
“和你的衣服还有玩具一起打包放起来了。”
“玩具?等一下,我以为你已经把那些东西都扔了。”
那是Charlie所能拥有的Don留下的全部,他绝不会把那些都扔掉。但是他无法开口说出真相,只能摇了摇头。Don伸出手掐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真的还留着照片吗?”
他确实留着。Charlie一度觉得自己快被撕裂成两半,一方面他害怕Don恢复记忆后会对那些照片感到尴尬,另一方面他又害怕Don永远无法恢复记忆,那样的话如果没有照片,Don就没有什么用来纪念他再次成长过程中的特别日子了。所以Charlie还留着Donnie的照片,在棒球练习场,在公园,当然还有他在秀自己的连体睡衣的照片。
“是的,我还留着,Donnie。”
Don的手划过Charlie的卷发,拇指按压着Charlie耳后的敏感点,每次他这么做总能引起对方的一阵颤抖,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到我住的地方?”
Charlie没有浪费时间来回答而是直接拖着Don走出车库。“等一下,你没有把我的衣服都给扔掉了吧。”
“没有。”Don把Charlie推向外面,将他带向自己的车子(注11)
*~*~*
Charlie蜷缩在Don的怀中,享受着肌肤相贴的舒适感。他的手划过Don的胸膛,为能够碰触到Don而愉悦,他终于能尽情地感受着Don胸口的起伏,聆听Don平稳的呼吸声。
直到刚才的欢愉过去,Charlie才百分之百地确信Don恢复了他们在一起时的所有记忆,他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疑虑。Don慢慢找出Charlie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每当Charlie出现预料中的反应时,Don都会露出一丝微笑。在Don最终释放了自己的欲望之前,Charlie就射了三次—一次在Don的口中,一次是在Don舔舐着自己的穴口时,一次是在Don终于进入到他的体内时。
Charlie感到浑身酸痛,尽管他知道第二天自己的身上一定会留下痕迹,但他仍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他将唇按压在Don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好想你。”
“我也是。”
Charlie本以为Don已经睡着了,当Don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时不禁吓了他一跳。
听到Charlie不信任的轻哼声,Don补充道,“好吧,至少这两周我很想你。我只是……”
Charlie又凑近了些,将他的脸埋在Don的脖颈间,嗅着Don身上的味道。“只是什么?”
“我不敢确定……那些记忆。当我开始恢复记忆的时候,我不敢确信它们是真的还是只是一场梦,我……”
“哦。”Charlie收紧了他的手臂,一个个吻落在Don的后颈。“当然是真的。”
“现在我确定了。”
Charlie能听到Don声音中的笑意,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有时候我会觉得那些记忆肯定是真的。你会因为有了新的发现而一脸兴奋的迈进我的办公室,给我一个让我几乎要窒息的微笑。但是下一秒,这些感觉又消失了。抱歉,Charlie,我真的感到很抱歉。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只是出现了幻觉。”
Charlie回忆起了那些日子。每次他都会满心喜悦地走进Don的办公室,只要一看见Don他的身体就只能凭本能来行事了。“我时不时会忘记,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随后我又会想起这个事实……”
“Charlie。”Don试图转过身,但是Charlie将他抱得那么紧,想要转身就只能分开他的手,而这么做可能又会伤害他。Charlie知道Don想做什么,但他就是无法放手。他恐怕自己永远都无法放手了。
“我希望我们能一直这样黏在一起。”Charlie抵着Don的后背说道。Don笑了起来,再一次在Charlie的臂弯中放松下来。
“Charlie,照顾我是什么感觉?”
Charlie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呃,很有趣。”
“有趣?”
“嗯。我们去过棒球联系场,在公园里玩传接球,去过动物园,玩过篮球,还给画册涂色。”
“涂色?”Don的声音中充满了怀疑。
“都是些我们俩在童年的时候没能一起做的事。”
Don没再说话。Charlie希望Don只是在思考这些话而不是因此变得更加困惑。在他再次张口之前,Don说话了。
“如果我……如果我永远都无法恢复记忆的话,你会怎么做?”
这种可能性是Charlie最大的梦魇,他曾一次又一次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一定会止不住地想你。呃,虽然我很喜欢Donnie,但是我对你的思念是超出语言形容的。”
Charlie感觉到Don点了点头。“你的思念会比无穷尽还要长吗?”
Charlie的笑声听起来更像是抽噎。“远远长于无穷。你知道的。”为了让气氛不那么沉重,他又补充道,“你还说长大了要和Megan一样随身带一把枪。”
“真的吗?”Charlie听出了Don话语中的笑意。
“当然,你还说Megan很漂亮。”
“哦,让我说什么好呢,我小时候品味就很不错了。”
Charlie大笑起来,这时Don才脱出了他的怀抱,转而和他面对面躺着。Don抚上Charlie的脸,将他的一捋卷发拂到后面。
“真的很不错。”
Charlie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脸红还是大哭一场。
“嘿,Charlie,也许哪一天,等到我作好心理准备了,你可以让我看看那些照片。”
Charlie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任由Don将他拉近自己抱紧在怀中。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