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Google Reader里查看订阅消息时,惊讶地看到史铁生先生昨日去世的消息。
我并不是他的忠实读者,除了语文课本里的《我与地坛》,一次考试阅读中的片段外,我就只读过他的《病隙随笔》。但从小学到大学课本中的所有文章里,除了罗素先生的一篇文章外,我印象最深刻的也只有《我与地坛》了。在未了解太多文章背景前,我只觉得文章的笔触和其他课本中的选文大不相同,似乎很符合我们那时年龄所常有的悲伤基调,但是却比我们的那种淡淡的忧郁要深刻的多。他的文章中似乎总是离不开死亡,这个在正规教材中避讳的主题,但他的文章却又总是充盈着希望。

“死亡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我到现在还记得这句话。在了解了作者所经历的人生巨变后,能从他的笔下写出这样的句子不得不令人敬佩。语文老师当时说她觉得这是课本里选得最好的一篇文章,因为这才是人生最真实的一面。经历了挫折后,史铁生先生一度是萎靡不振的,文章也是充满了深深的绝望,在经历了长久的精神挣扎后才走出了低谷,那种看完什么风景遇见一个什么事情就瞬间豁然开朗的境地毕竟是很少能见到的,对于众多的平凡人来说我们永远都需要足够长的时间才能愈合。在史铁生先生的文章里他从来都没有掩饰过自己曾经的绝望,自己曾经的恐惧,接受自己的过去,无论好坏,那些都是构成现在的自己的一部分。

现在史铁生先生也迎来了那个必然降临的节日。

一路走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