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齿,又是牙齿。
基本上我已经是口腔诊疗室的固定客户了。
因为看牙经历过于丰富,我在大部分时间里对看牙医是没有任何恐惧的。但不知为何,大部分人对此却十分惧怕,包括偶母上大人。
于是在众人的渲染下,我也有点怕牙医了。
虽然每次去看也就那么回事,但是现在在治疗过程中不是太敢关注治疗本身而是开始扯一些其它东西帮我分神了。
 
也是因为我的牙齿以不可逆形势与日剧坏,我曾经的嫁给一个面包店老板的愿望逐日向嫁给一个牙医过渡。生病
Advertisements